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表姐的慾火

表姐的慾火 - 表姐的慾火

第一


我叫阿庆,今年十四岁。父亲在我九岁时因车祸去逝,身为独子的我
便从此和母亲俩人相依为命。

这个星期就有点儿不同。六舅父﹑舅妈和他们的宝贝独生女从老乡到
这里游玩,顺便探望我们。妈妈坚持要他们退掉酒店的房间,搬到我
们的家里。六舅不便推辞也就答应住了进来。

由于家里只有一间客房,而我的房间又宽又大,而且有一张特大的双
格床,所以表姐就被安排跟我共室。表姐睡在上格床,我就在自己常
睡的下格。

表姐也有十七岁了,跟小表弟同室也有些显得不自在,尤其是在换衣
服时,觉得很不方便。

这天,半夜三点多了,表姐觉得混身很不自在,小穴穴痕痕的,流出
的淫液早就把内裤都弄得湿透了。她不觉得的以中指自然的摸到阴蒂
上,轻轻的揉擦着,爱液也缓缓的越流越多出来。

「唔…唔…啊…啊…」快感不绝的涌至。

「表姐!那幺晚了不要吵好不好?」矇眬半醒的我不爽地说道,转了
转身躯,又呼呼大睡。

呻吟声静了下来,表姐手指快速的停下。她把头往下瞄望了一阵,真
的很险,幸而我这小表弟没被她惊醒。

说起来都是莉花不好,表姐躺在床上回忆着。就在今晚,表姐的儿时
好友莉花来我们这儿会见她,莉花是在早两年到这里就学的。倾谈了
数小时后,莉花神秘的带了表姐到洗手间去,拿出一个庞大得惊人的
黑色电动阳具来给她看。

「瞧!多精彩的东西﹖」莉花说。

「哗,你那里找来这样的东西呀﹖」表姐问。

「什幺这样﹑那样的东西,难道你没有用过它吗?」

「当然没有啦!」

「那妳要好好的尝一尝啦!它可是我夜晚寂寞难耐时的恩宠啊!」莉
花立刻把表姐的裙掀起。

「喂!你不是现在就在这儿来试吧﹖」

「当然啦!不然还待可时﹖」莉花不等表姐回应就把她的内裤给脱了
下来。把裙子掀得高高的,以电动阳具按在表姐的小穴穴上打转,缓
缓摩擦着…

不一会,表姐的小穴穴中就流出一大片淫水来了。莉花就用手把爱液
抹起,涂满了阳具,其后慢慢地﹑轻巧地推插了进去表姐的阴道里。

「呀…真爽啊!」表姐呻吟着,那阳具把她的阴道给扩开了,不继的
溜进溜出,快感更大了。

「呀…啊…啊…」表姐身子一软,身躯竟然伏到洗手盆上。

「喂,给妳试试更爽的!」说,莉花便把阳具抽了出来,这次是从
后面攻来,幸好不是插进屁眼去,而是以电动阳具从后钻进阴道内,
更激烈的活动。

「啊…啊…太大了啦,我…我真的快不行了!好痛啊…」表姐吟道。

梨花看见表姐这样,也就停了下来。

「来,我给你一些药膏吧!等一会儿搽了小穴穴就不会那幺红肿疼痛
了!妳也得赶快尝尝真人,适应适应穴穴伸缩性会比较好啊!」莉花
在表姐耳边细说。

「哼,别瞧不起人,我的第一次早给了人了!」表姐红脸蛋笑道。

「是谁啊﹖阿龙还是治国啊﹖」

「才不跟妳说呢!」

「哪!快把这药膏收下吧!我们也该出去了,不然外面的人还以为我
们在这儿搞同性恋呢!」莉花笑说。


======================================================
第二话


表姐回了一回神,从思索中又回到了现实的房间里。她静静的从枕头
下拿出一个小包包,在里面取出一支药膏来。(嗯!不知有没有用﹖
不管了,反正穴穴痕痛的发痒,擦一擦看看…)

表姐挤了一些出来,涂在小穴上。感觉很不错,凉凉的。她瞌上眼想
再入睡。啊!不行,原本是凉凉的,却愈热愈辣了起来。小穴穴中痕
痕的感觉非常的刺激,爱液亦不绝的流出。(嘿!不是又被莉花给耍
了吧﹖真不对劲的药膏哟!)

慾火按奈不往的烧到全身去。表姐的手不停的揉着乳头,不一会儿便
硬了起来。小穴中像被蚂蚁咬一般,表姐以手指不停的插抽。她
的身体像被火燃烧着,把衣服脱个清光还是不行。

受不了性慾煎熬的表姐,光着身走下床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冷
清头脑,忘了这燃烧着的慾火。不久,她就走过来到我的床沿旁,我
仍在深睡着。

表姐竟然掀起了盖在我身上的被子,凝视我高高隆起的睡裤。她似
乎失去了理智般,主动的把我的裤给悄悄地脱去。我睡觉一向来就不
穿内裤,所以那涨大得红红的宝贝立即弹了出来,完完全全的呈显在
表姐眼里,使她更加的接近疯狂。

她缓慢的爬到我身上来,以温柔滑嫩的手握我的宝贝,把小穴穴向
着它,一下子坐了下去,腰部不断的扭转!

「呀!姐…妳…妳….」一阵莫名的快感把我给惊吓醒来。

为了不让我再喊出声来,表姐把上身伏到脸部上。我的嘴正埋在她巨
大的双乳之间。跟着其来的是她上上下下的抽动。我也被表姐给搞昏
了头,就以牙齿轻咬着的她粉红迷人的嫩乳头。

我的巨棒这时已膨胀得硬挺,填满了表姐正个的穴穴。我的身体也一
上一下的,迎合表姐的扭动。她的小穴用力的套弄着我的阳具,高潮
一浪浪的涌来。

「啊…姐,我快要不行了…啊…啊…」我爽得求饶。

表姐就在这时把我的东西给抽了出来,含到她口中去。

「唔…好弟弟,爽不爽啊﹖」表姐一边为我口交﹑一边含糊问道。跟
着就像发了狂似的拼命在嘴唇中抽送!

我这个小表弟的精液一下子就喷射在表姐的口腔里。过后,表姐就睡
躺在床上,让热腾腾的液汁,从口角慢慢的流了出来,全身虚脱的合
起双眼。

「姐!姐啊!我…我…我还想…」过了不一会,我挺着再次膨胀起的
阴茎向着表姐说。

「啊﹖我…我们不可以再…」表姐似乎已恢复理智地说到。

「不可以﹖那可不行,妳把人家弄得那样热烈烈的,却又…」我不管
表姐说些什幺,用力的一拉,把她给拉下床来。

我要她顽下身来,把双手伏在书桌上,整个圆滑的屁股就对我。我
把她的屁屁给翘起,双手按扶在表姐那蛇一般的小腰间,以我的巨棒
一口气的从后插入了她湿润的阴穴中。

「啪…啪…」我一波比一波更大抽插,双丸用力的拍打在表姐的阴蒂
上,有韵律的拍打声还真动听咧!

「啊…啊…不…不要~~我…真的不行了!哟…哟…好弟弟﹑乖弟弟,
请停一停啊…啊…」

我这时那还会听得入耳,一点也不理会,不停的操了近二十多分钟后
才梅开二度!整个人软化的扒在床上,不久就昏睡过去…


======================================================
第三话


当我还在睡梦中时,突然发现有人压在我的身上。

「来,阿庆!让姊姊再试看看…」表姊的声音再次的唤醒了我。

她轻轻的握我软趴趴的阴茎,用她性感滑嫩的小手慢慢抚弄着我的
小宝贝,我则静静的躺在床上让她弄!

她先是拨开了我的包皮,慢慢用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的龟头,我觉得有
些麻麻的,但并没什幺特别的反应,她开始将我依然萎缩的阴茎含入
她的小嘴里,她有双相当诱人的性感红唇,我一向以来就对她的双唇
充满了幻想。先头一回,我可是在半醒之间乱干了一场。现在可已是
完完全全的清醒了。

她温柔的含着我的阴茎,表姊口交的技巧相当熟练,只见她修长的秀
髮,在我跨下不停飘动,该说是有些淫糜的气氛吧!

突然间,我发现有下身有些微热,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用手撑起上
半身面对着表姊,这时才看清她的身体。表姊肌肤白晰细緻,身上这
时穿了一件薄得不能再透明的丝质睡衣,一对丰满尖挺的美乳清楚可
见,上边两颗粉红色的乳头,真的让人想吸个饱,看着下边浓密的阴
毛,似乎显示表姊旺盛的慾望。

说真的,虽说是有些反应,但其实我那儿还是半软的状态,大概是我
年龄还太轻,数小时前又连续洩了两次!唉,别在想这幺多了,就顺
其自然的享受表姐的玩弄及吸含。

表姊依然契而不捨的含弄,但似乎只能到这地步了,她含了将近十多
分钟,我瞧出她已经相当失望了,我心中有些不忍,便说道︰「姐,
还是换我来慰怃妳吧!」

表姊依依不捨地吐出我的阴茎,红着脸点点头。我开始隔着丝质睡衣
搓揉她的乳房,丝质的触感摩擦着她敏感的乳头,双唇吐出愉悦的哼
声,虽然我还是个小男孩,但已曾跟其他的姊姊和阿姨们练习过十数
次了,已经知道取悦女人的方法。

我的嘴也没闲着,吻着她丝质睡衣下另一边的乳房,我轻轻的用唇含
着她已充血尖挺的粉红色乳头,有时淘气的用力含紧,有时含住乳头
往上拉,这些小小的粗暴动作令表姊呻吟连连︰「喔…嗯…嗯嗯…」

我手顺着她平坦的腹部慢慢摸到她浓密的阴毛,再慢慢往下移动,表
姊微热的花蕊已经湿漉漉的。我开始隔着睡衣用手指抚弄她湿润的花
蕊,她颤了一下,美目紧闭,口中不时发出欢愉的讚叹声︰「嗯嗯…
好…啊…对…对了…就…就是那儿…啊啊…」

这时我看表姊已经相当兴奋,就将透明丝质睡衣往上拉,拉到她的乳
房处。我像是好奇的孩子般,把眼光停留在她下部,仔细欣赏她浓密
草丛里有着玫瑰色的湿润花蕊,其后便以食指与中指交换地缓缓抽插
那两唇之间的滑道。

「哎呀,阿庆弟弟…别死命玩弄着人家那儿嘛…好难为情啊!」

「姊啊!妳别害羞啦!这可是妳自己主动诱引我的。看啊!妳那儿已
经湿透透了,把我的床单湿一大片,反应好大啊!」

【反应好大】这句话,像是祕密指令般,表姊一听就不再说什幺了!

我开始用舌头舔着她的大阴唇,慢慢往小阴唇进攻,而手指也慢慢搓
揉她花蕊顶端的小阴蒂,她呼吸越显急促,口中不断呻吟︰「啊…阿
庆…啊…好…好爽啊…啊…啊…」

我手指开始往她的蜜穴进攻,虽然表姊也已经有过性经验,但她的蜜
穴仍是相当窄小。我两根指头伸进去,感觉好像被柔嫩的肉壁夹的好
紧,还会一缩一紧的蠕动,想是要将我的手指往里边吸一般。如果我
能硬起来的话,真想尝尝进入她湿润蜜穴的滋味!我的嘴开始含住她
充血的小嫩豆,舌头则不断舔着她不停分泌的爱液。

「啊…好啊…太好了,阿庆…我的好弟弟…啊…嗯…嗯…」

表姐开始淫蕩的扭动纤腰,摆动美臀,我更加紧手指抽插她蜜穴的速
度。只见她扭动胴体也越来越激烈,我加快舌头与手指的力道,表姐
已经是半疯狂状态了。

「啊…好弟弟…啊…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喔…喔…好美…啊…
要洩了…要洩了…啊…啊…啊啊啊…」表姐突然大声喊叫。

我感觉到在表姐蜜穴里的手指被嫩肉紧紧夹住,她突然身子一僵,昏
躺在床上,并深深的急促呼吸。

说真的,我从小就对这位表姊产生过无数性幻想,常想着她自慰。现
在好不容易机会来了,我却又已经起不来。不过,不要紧,表姐还会
在这儿住上四﹑五天。等休息一阵后,待会儿再多吃一些补品,今晚
我一定会再『连战』她十回合,干得要她跪地求饶…



======================================================


<